首页 > 言情 >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

作者:天心媚骨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小说

分类:言情来源:阅文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21 15:59

简介: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小说大结局哪里可以看?彩泥文学为您提供《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小说全集。这本由天心媚骨创作的小说讲述了陆寒筱陆遥风之间的缠绵爱情故事。陆遥风的口气很不好,要是换了从前的小寒筱,此时估摸着耍起了性子,唇舌反击,拳打脚踢,甚至抢过伞来攻击,也是有的。陆遥风的胳膊内侧,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便是小寒筱曾经用西瓜刀留下来的,那一次,伤了陆遥风的大动脉,也幸而陆遥风懂一些急救的法子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南驰景是她见过的最会算计的人,这世间,也唯有陆遥风与他旗鼓相当,有资格与他针锋相对。

而他们,也的确在商场上斗得欢快。陆遥风那样的人,上天到底对他比对旁人,多了一丝眷宠。

雨终于还是落了下来。陆寒筱吓得跳了起来,她没有打伞,身上穿的单薄,她为难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卷子,就算复印了,她要怎么带回去才好?

陆寒筱不由得懊恼,前世的事,想那么多做什么?现在可好了,要是不发呆这么久,她都跑了一个来回了。

陆寒筱别无选择,她只能尽快冲进复印店。

此时,天已经晚了,又下了大雨,接了陆寒筱这笔生意,后面应该不会有人来了。

这打印复印店是一对年轻夫妻开的。男人在帮陆寒筱复印,他尽量把打湿烘干过的卷子铺平整,边做这细致的活,他的目光不时瞟向陆寒筱,陆寒筱站在一旁,小小年纪,很从容,她手里没有伞,却似没有发现外面在下雨,根本就不着急。

女人在打扫,扫到陆寒筱旁边时,她拍了拍扫帚,陆寒筱挪了个位置,也看出,女人并不耐烦。

店面不大,呈狭长形,两面墙壁摆着货架,码放着纸张,和做好的广告。门口一台小复印机,店面里面,还放着一台一体式打印机,旁边是一个婴儿椅,上面坐着一个孩子,男孩,只能够站稳,还不会走路,应该一岁左右。

男人的目光还在陆寒筱身上梭巡,陆寒筱不动声色,只淡淡地瞟了男人一眼,声音有些偏冷,“多少钱?”

“一块钱!”男人笑了一下,有些不怀好意的笑。

陆寒筱长得很美,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如白水晶里养着的黑水晶,小小年纪,不论她的眼神多么的冷,寒,却是控制不住地带着一点子媚色。若不仔细看也便罢了,若是细细看去,没有哪个男人能够移得开眼。

而这年轻的店老板,却是离陆寒筱太近了,陆寒筱自己却是不知晓,她重活一世,还多了这样一项功能。前世今生,她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好了没有?”

一道声音从天而降,低哑暗魅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陆寒筱眼前一暗,高大的身影站在她旁边,挡住了大部分的光,将她笼在阴影中,也挡住了对面男子的视线。

“三哥?”

陆寒筱有些惊讶,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也没弄明白三哥为什么也会来这里,陆遥风已经将手上的伞递给她了,“你出去吧!”

低沉喑魅的声音说不出的冷漠,还略带……嫌弃。陆寒筱抿了抿唇,小寒筱真的是把三哥得罪得死死的了。如今,这笔账算在她的头上,陆寒筱却并不觉得冤,她占据了这个身体,自然是要承受这身体所带来的。

陆寒筱没有说二话,她很是乖巧地接过了陆遥风递过来的伞,伞柄被陆遥风捏过了的,还留着温热,陆寒筱接过来后,那残留的热将掌心烫得有些灼热。之前,心底里的那点被嫌弃的郁闷就这样被烫得散了。

陆寒筱站在门外,她面向街道,她不知道陆遥风来了多久了,她不敢想陆遥风是担忧她的安危才来的,听到身后传来的复印机运行的声音,随后熟悉带着魅惑的声音在问“多少钱”,她自嘲地笑了笑,三哥也是来复印的,真是巧!

陆寒筱还在等着,手中的伞柄被撞得在掌心里转了个圈,陆寒筱扭过头去,陆遥风已经冲进了这风雨中。

雨来的急,雨势也很大,陆寒筱连想也不及想,便紧走两步,费力地举起伞,往陆遥风的头上罩去。陆寒筱长得瘦小,陆遥风又生得高大,他们之间相差了五六岁,陆寒筱只齐了他的腰高。

风猛烈地吹过来,陆寒筱的臂力不足,伞举不到陆遥风的头顶,被风刮得一歪,便生生往陆遥风的脸上打去。

“哎呀!”陆寒筱吓了一跳,这伞若是把陆遥风的脸刮花了,那是多么令人难过的事。这样的一张脸,神笔也画不出的美和韵。陆寒筱忙将伞松了一下,那伞便偏离了陆遥风的脸,朝前飞去。陆寒筱被拉得朝前奔了几步,眼看着脚步就不稳了,陆遥风忙伸手,一手扣住陆寒筱的大臂往回拉,另一手握住了伞柄。

“三哥,对,对不起啊!”陆寒筱心里自责,三哥他不会以为自己是想用伞刮他的脸吧?这种恶意的伤害,从前,小寒筱不是没做过啊!“我,我只是,想给你也遮一下雨。”

陆寒筱的目光停留在陆遥风的身上,就这么跑了几步,陆遥风的身上已经湿透了。少年的身材还略显单薄,但透过紧贴肌肤的衣衫,依旧是能够看到他鼓胀的肌肉隐藏着力量,一张魅惑众生的脸上,水珠颗颗滴落,昏暗的灯光映照出朦胧的美,又隔着层层的雨幕,这一幕,多少年之后,陆寒筱都忘不了。

或者,陆遥风本就是这种人,是那种一眼看过之后,就再难忘的人,如那醇香的名贵的酒,只闻一下,便馋得人流口水,一辈子会时时想起。

陆遥风一把抢过了伞,伞在他的手中只晃了一下,便将陆寒筱罩在其中。他的手在陆寒筱的臂上滑过,握住了她的手腕,陆寒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惊得差点跳起来,她才复印的卷子啊!

幸好,陆寒筱把之前被陆寒婷打湿后烘干的卷子卷在了外面,陆寒筱急急地把卷子展开,裹在里面的新复印的卷子还是干的。陆寒筱松了一口气,伞下面,她抬头看陆遥风的眼是明媚的,一汪秋水,泛着湖光,如那银河里闪烁的繁星,一下子灼得陆遥风睁不开眼。

“三哥,还是干的。”陆寒筱开心得晃了晃卷子。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