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邪血毒君

邪血毒君

作者:火星引力
邪血毒君小说

分类:都市来源:掌中云状态:未完结

时间:2021-07-20 17:11

简介:彩泥文学为您提供萧澈云澈夏倾月小说免费阅读。萧澈云澈夏倾月是火星引力原创作品《邪血毒君》中的主角。萧澈一脸正色道:“难道说玉龙哥不清楚萧宗马上应来人,随后在年青一辈中选择天赋最好者带到萧宗的事吗?在大家萧门年青一辈,论天资、影响力、相貌和为人正直,谁可以比得过玉龙哥?因此此次被带到萧宗的人,肯定是玉龙哥莫属,这才算是很大的大喜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顿时,她纤眉微动,对这个男人刚才的礼貌儒雅而生的那一丝好感瞬间转为厌恶。虽然萧澈在他面前经常嘴贱加手贱让她数次心生怒气,但至少,她从未从他的眼中看到淫邪这种东西,而这个萧玉龙……

萧泠汐平淡的声音顿时带了上几分冷意,内容更是无比简单:“萧澈不在。”

对于夏倾月明显的冷淡,萧玉龙却似是并不以为意,点头道:“那的确有些不巧。不过久闻夏小姐美名,能得见夏小姐,也不算白跑一趟了。”

说话间,萧玉龙的动作、神情、眼神、声音,都调整到了一个完美的状态,将自身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他自信自己要比萧澈强上起码千百倍,夏倾月连萧澈都能看上,自己出马,她哪能抗拒的了。

“我在修玄,恕不接待。”夏倾月眸光平静,声音里已带上了少许不耐。

真正的美人无论是什么样的姿态神情,都会让人赏心悦目。看着犹如天仙化人的夏倾月,萧玉龙的眼神越来越炽热,心中的妒火也是越烧越旺……这样的人间仙女,居然成为萧澈那个废物的妻子,还被拔了头筹!简直……暴殄天物,无法接受和原谅!

“听闻夏小姐今年年方十六,就已是初玄境十级的修为,玉龙一直钦佩和神往不已。相信夏小姐到了我这个年纪,一定胜过我良多。”萧玉龙收敛情绪,一脸温和道:“不过初玄十级和入玄一级虽然只有一个等级的差距,但若不得其道,却也很难以跨越。我虽然天资不敢与夏小姐相比,但作为过来人,对于突破初玄境还是有少许心得,不如,我来和夏小姐切磋交流一番如何?”

说完,萧玉龙就面带微笑的向前,双手微聚玄力,向夏倾月的雪手握去。

夏倾月虽然天赋惊人,但毕竟还是在初玄境。萧玉龙已是入玄境三级,完全有指导夏倾月的资格……当然,那是他以为。

见萧玉龙不但目露淫邪,还动起手来,夏倾月的美眸之中顿时闪过一抹怒色,猛然伸手,虚空推向萧玉龙。

见夏倾月的玉手竟然主动伸来,萧玉龙目露喜色,他刚要抓去,忽然感觉到一股庞大到他无法抗拒的冲击力狠狠的撞在他的胸口,让他一声闷声,身体直接倒飞出去,在空中一个翻转,脑袋先着地,狠狠的摔了个狗吃屎,两颗门牙同时崩掉。

萧玉龙在萧门之中地位极高,嫁给萧门的女子即使遭到萧玉龙调戏,即使能打的过,也绝对不敢出手伤他。但夏倾月是什么背景?她背后有着冰云仙宫,别说打他一个狗吃屎,就算是要了他的命,冰云仙宫弟子的身份一亮出,萧云海也绝对一个屁都不敢放,还要露出笑颜赔礼道歉。

夏倾月到底是不是初玄境十级的玄力,萧澈很清楚,但萧玉龙却是当然不会知道。夏倾月起了真怒,刚才的一记至少用了七分的玄力,看着倒地的萧玉龙,她收回手掌,淡然道:“看来萧大少并不是很擅于切磋,请回吧。”

趴在地上的萧玉龙直接懵了过去……他本以为以自己入玄境三级的玄力,调戏一个夏倾月还不是手到擒来,怎么也没想到才一个照面,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已经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他瞪大眼睛,赫然看到眼前的地面上落着两颗带血的大门牙。

萧玉龙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容一阵痉挛,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狼狈不堪。可以说以他萧门大少的身份,这辈子还从未如此狼狈过……还是在他最仰慕,最渴望得到的女人面前。不过萧大少毕竟是萧大少,他硬生生的把口中的咸血咽下,脸上居然还露出了相当温和俊雅的笑:“夏小姐初玄境十级的玄力果然名不虚传,在下刚才的随手试探,倒是有些小瞧了,那么,这一次,夏小姐可要注意了。”

掉了两颗大门牙,萧玉龙说话时口中直漏风。说完,他已经双手抬起,直接把全身的玄力都调动了起来……他很天真的以为,刚才之所以吃了个大亏,完全是自己随意出手,而夏倾月却是毫不留情的全力出手所致。以他入玄境三级的玄力,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初玄境十级的夏倾月!

萧玉龙脚步前移,三个错步后,双手齐出,直缠夏倾月的手臂而去。他的举动让夏倾月在厌恶之余,耐心全消,右臂猛然甩出,随着红袖的飞舞,一股微带冰冷感的玄力狠狠的扫在了萧玉龙的脸上。

这股玄力并没有带冰云诀,但也绝不是萧玉龙能接下来的。

“砰”的一声,萧玉龙的右脸直接陷了下去,整个人向后飞起,如被抽飞的陀螺般在空中至少转了七八个圈,然后重重的落在院外,三颗带血的牙齿也从先后落下,两颗直接砸在萧玉龙的脸上。

“切磋已经结束了,不送。”夏倾月目不斜视,仙音冰寒。

萧玉龙整张右脸通红一片,犹若染血。现在,他就算是个傻子也该明白他入玄境三级的玄力在夏倾月压根就不够看。他捂着剧痛的右脸站起,有些惊惧的看了夏倾月一眼,喘着粗气,没有再说一个字,跌跌撞撞的离开。

萧玉龙一路来到了药事房,刚要进门,却发现萧澈刚好从里面走了出来,左手提了个药罐,右手提了个包裹。一看到萧玉龙,萧澈立马一脸热情的迎上去:“玉龙哥,你怎么来这里了?哎呀!玉龙哥,你的脸……这这这……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萧澈,萧玉龙猛一咬牙,冷哼一声,直接冲入药事房中。少顷,里面传来萧门首席药师萧古那震惊失措的声音:“大少爷……你这这这……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对你下这样的毒手!”

“无妨……在后山练功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萧玉龙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痛楚。他当然没脸说出自己现在的德性是因为调戏夏倾月而被夏倾月教训。

“这还无妨!?颊骨有不小程度的碎裂,牙齿掉了五颗,还有三颗被震断至少一半……这些都是没办法再长出来的啊……”

萧澈还没有走出太远,传到耳中的声音让他的背脊一阵凉飕飕的。

这女人……下手也太特么狠了!

毒死自己的弑心散有十之八九是来自萧玉龙,本来想借夏倾月的手先给他来点小教训……这尼玛哪里是教训?简直是往死里揍啊!

想到今天清晨自己还拿爷爷当挡头去牵她的手,萧澈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回到自己小院时,夏倾月正静静的站在院子中。看到他回来,她淡淡出声:“萧玉龙来过。”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