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罪恶无声,冷门行业发生过的凶案

罪恶无声,冷门行业发生过的凶案

作者:喵喵喜欢星星拌饭
罪恶无声,冷门行业发生过的凶案小说

分类:都市来源:知乎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19 23:19

简介:喵喵喜欢星星拌饭所著小说的主角是林晖林叔,该小说名字是《罪恶无声冷门行业发生过的凶案》,小说主要内容:记得前面提到过,路坑附近的车辙子印吗?林叔从市里请了痕迹鉴定专家到现场勘查,提取了泥路上的车胎印。对了,没有证据证明车辙子印是凶手留下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林叔当即就忧心忡忡地把这起案子和前些天发现人腿的案子,联系在了一起。

再说回那条人腿。

当时,雪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半个月了,天寒地冻的,荒原上的积雪早已经可以没过膝盖。六个七八岁大的孩子在雪地里玩耍,其中一个小娃儿陷进了一个雪坑,下意识地揪住了什么东西。

附近的大人闻声赶来,把小娃儿从一米左右深的雪坑里拉了上来,这一看,大家全都吓傻了——小娃儿的怀里,抱着一条人腿。

林叔带队出警,把群众发现的尸腿率先送去市刑侦支队的同时,亲自和大队里的民警继续挖雪,试图寻找到其余的尸块。但是不久后,雪又继续下了,看势头,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这给挖掘工作带去了更多的挑战。

林叔以发现尸块的雪坑为中心,先让人搭了帐篷,免得雪还没除尽,就积更多雪。一直忙到晚上,在附近群众的帮助下,那一块的雪终于被除尽了。

发现尸块的雪坑,其实是泥地上的一个半米深、半米宽的路坑,由于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雪,雪先把路坑先填平了,而后又积了更多雪。雪下本就空洞松软,所以那个娃崽子无意间踩上去,就陷了下去。

以肉眼判断,路坑像是天然形成的,不是人为挖掘的。而且,除了那个路坑,周围没有发现其他的坑洞,当然也没有发现其余的尸块。

雪下的泥地上,倒是发现了两道已经非常不清晰的车辙子印,车胎的宽度只有3厘米左右,两道车辙子印的间隔约为1米。

发现尸块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整个县城都陷入了恐慌。

当晚,市支队的法医对尸体的大腿先进行了尸检。

法医根据尸体大腿切口的生活发应,确认了受害者是被杀死后遭到尸解的。这个定性非常重要,因为,发现尸块不一定就是杀人分尸案,办案实践中,也偶有发现受害者因被肢解而死的情况,即一些变态杀人狂把肢解当作一种杀人手法,或杀人方式的辅助行为,目的是让受害者在死亡过程中,最大程度地感受到痛苦;而分尸则一般是抛尸的前序行为,目的是更好地隐藏尸体,干扰警方的侦查。

再来说生活反应。生活反应是指外力作用于生活机体,发生损伤时,出现在损伤局部或全身的防卫反应。简单点说,外力作用在活体上和死体上,肌肉、皮肤或神经器官等组织上出现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法医实践中,经常根据尸体的生活反应,判断尸体上的伤口是生前产生的,还是死后产生的,继而进一步推断死因。

理论上,发现一具尸体以后,法医最先要根据鉴定结果,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和死因。但这起案件,死亡时间和死因的判断,难度非常高,因为法医压根没有看到整具尸体,被抬进法医实验室的,仅仅是一条人腿而已。

死因就不用说了,大部分致人死亡的手法,都作用在人的头部、颈部、胸腹部,而与杀人手法对应的尸体特征,一般也呈现在上半身,换句话说,没见到尸体的上半身,法医几乎没有办法给出死因分析报告。

死亡时间也非常难。完整的尸体,法医可以通过尸僵程度、尸斑形态或胃内容物的消化程度判断,可只有局部的尸块,在当年想比较准确地判断出死亡时间,难如登天。大家要知道,如今的侦查和法医手段非常先进,可以通过DNA的降解来判断死亡时间,能够适用于只发现局部尸块的案件,但是这种方法对仪器和操作、观测手段的要求非常严格,即使到了今天,这种方法还无法普及,更不要说当年了。

最后,法医通过各种检查和经验判断,只能给出了一个非常模糊的死亡时间:尸体至少已经死亡一个星期以上了。

不过,法医对那条人腿的检查结果,还是为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法医根据人腿的粗度、长度和表面体毛分布程度,对死者的性别作了定性:成年男性。尸块长65厘米,既从脚掌至胯下部位长65厘米,据此判断该成年男性的身高大约175厘米左右。

人腿被埋在雪地里,由于当月平均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加之雪层的保护,所以腐烂程度极低。除了被肢解部位的伤口和脚腕处的明显勒痕外,人腿上没有别的伤口,但有五个小指盖大小的瘊子,也就是疣,分别位于脚底、脚掌、脚趾间、小腿和大腿内侧。

肢解部位的创口平整,骨骼沿关节处被砍开。当然,所谓平整,只是相对而言,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平整。如果是普通人,在肢解的过程中,会将尸体创口砍得血肉模糊,但这条人腿的创口上,没有发现这样的特征。

肢解工具的认定,需要分析肢解处的肌肉开切纹理和断骨的断损特征后,才可以认定,需要一些时间。

林叔根据法医的检验结果,作出了判断:凶手具备一定分解尸骨的经验。

九十年代,就连率先发达起来的沿海地区,都不怎么注重饮食方面的营养均衡,更不要说比较落后的地区了。大部分人对吃,都秉着能吃饱就行的态度,最多就是去看病的时候,听大夫说两句,别吃什么,多吃什么。专门的食疗养生师、膳食营养师这类相关的职业,没有市场。

林晖小时候也没有听说过还有管人吃喝的职业,直到那起案子发生以后。

那两天,林叔继续带着大队的人马,以发现尸块的地方为中心,在周围继续寻找剩余的尸块。但是,他们把附近一百米范围的地方都细细地勘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

队里的人推测,凶手杀人分尸后,为了逃避侦查和加大警方的侦查难度,把尸块散落在了县城的不同地点。如果真是这样,大雪天的,要寻找到其余尸块,难如登天。

队里也向县里发出了公示,寻找近期失踪未归的人,但是两天过去了,始终没有相关亲属来报案。

林叔住的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经济比较落后,有许多外出务工的人员,人群流动性比较大,这为锁定尸体身份造成了巨大的困难。而且,那个时候,手机比较昂贵,县里拥有手机的人,用手指头都能数过来,座机的价格对于县城里的人来说,也不算便宜,所以也不是挨家挨户都有。

据林晖回忆,县里有亲人外出务工的家庭,经常每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会到小卖铺使用按分钟计费的座机电话给在外打工的亲属打电话。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