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蓉城一家五口消失案

蓉城一家五口消失案

作者:脸叔
蓉城一家五口消失案小说

分类:都市来源:知乎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19 22:24

简介:吴德勤爷爷小说叫什么?吴德勤爷爷小说名字是《蓉城一家五口消失案》,是脸叔的原创小说作品。我爷爷对现场最熟悉,也走访了多户村民,他提了这么几个问题:一、吴德勤据说非常孝顺老母,也疼爱自己俩孩子,当天还进城去给孩子置办年货。吴德勤家腌得一手好泡菜,家境较好,没发现有什么家庭矛盾,吴家四口是他杀的吗?如果不是,为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吴家一家有五口人,吴德勤、妻子刘有花、吴母刘香农、10岁的大儿子吴坎和8岁的小女儿吴雪。

当晚7点左右,有人看到他们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地准备年饭,吴德勤还到几处邻居家串门拜年,没有任何异常。

过了一会儿,有小孩来找吴家儿子玩儿。然而,饭菜都已经摆上桌了,屋内却已空无一人。约40分钟后,有人在后山腰发现火光,一处废宅着火了,大伙儿去灭火后,看到的情形让所有人惊骇不已:

吴家媳妇被人烧死在堂屋侧间;10岁的大儿子吴坎被人勒死在一间卧室,从痕迹看,行凶的工具应该是一截麻绳;8岁的小女儿吴雪在地窖里被勒死;而吴家老母则在猪圈储存猪草的一个小隔间被勒死。

村长刘凤志一面叫人保护现场,一面骑车飞奔至镇上派出所报警。当时派出所仅有两人值班,值班民警立即通报了区局。我爷爷陶四爷因居住在区局宿舍,没有回老家过年,带着值班刑警赶赴了现场。

这废宅原本是一个黑五类的,一家人七八年前就全死了,平时都没人敢去。经勘查,四人先是在四个不同房间内被人钝物敲晕,然后又被勒死(吴家媳妇还被焚了尸),现场无凶手指纹。

更骇人听闻的是,四名死者的左手至手腕附近,均被人锯断,四只断手都被扔在了堂屋外一处堆放破旧杂物的地方。这惨烈的景象,仿佛是举行过什么残酷的仪式。

锯断手掌的工具,是遗弃在现场的一把生锈的锯木条。已经无法辨识是废屋原有的,还是凶手自带的。断肢上还盖着一片废布,当时救火的村民没有发现,是警察来后才发现的。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村头吴家自己的宅子里,年夜饭已经摆的整整齐齐,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无一残缺翻覆,家中值钱物品没有损失。丝毫看不出有任何打斗掳劫的迹象。

而且,当时吴德勤的邻居赵志富的前门是打开的,后厨也有人在活动。而吴家人要去后山废宅,必然会经过赵家前门或后厨。

如果几个被害者是被人强迫的,那么只需要稍微发出一点叫喊,就会被邻居赵家人发现。

我爷爷陶四爷一面安排村长带人封村,一面与同事走访摸查大垭口聚居的人家,岂料来到村南口姜寡妇家时,发现她也被人用菜刀砍死在自己厨房内。姜寡妇左臂中了一刀,右后颈中了两刀,现场初步判断是因失血过多而亡。

当夜红卫村总共找到了五具受害者尸体,唯一不见踪影的,是吴家家长吴德勤。

两家唯一一个幸存者,是姜寡妇14岁的儿子王超。我爷爷发现姜寡妇被害后,全屋搜查,在卧室床底下找到了王超,他成了此案唯一的见证人。

据王超所述,当夜他肚子疼,卧床休息,听到外屋有人进来找自己母亲,听声音依稀可辨认来人是吴德勤。

吴德勤与母亲似乎攀谈了一阵子,王超听见争吵和打斗声。由于姜寡妇家是独栋草房,并未引起附近邻居的注意。

王超当时非常害怕,将自己卧室门反锁,自己躲在了床底下。

随后,有人踹门,王超在床下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他灵机一动,把窗户打开,凶手可能听到开窗户的声音,认为他跳窗逃走了,便没有了动静。王超就这样藏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被我爷爷发现。

除夕之夜,五名村民惨烈暴死,影响极为恶劣。市局、区委领导都致电区局关注此案,迅速组织专案组,限期七天内侦破此案。

大年初一,区局分管刑侦的刘副局组织召开了专案组会议,初步认为吴德勤可能因家庭矛盾制造了凶杀案。

我爷爷对现场最熟悉,也走访了多户村民,他提了这么几个问题:

一、吴德勤据说非常孝顺老母,也疼爱自己俩孩子,当天还进城去给孩子置办年货。吴德勤家腌得一手好泡菜,家境较好,没发现有什么家庭矛盾,吴家四口是他杀的吗?如果不是,为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二、如果吴家四口不是吴德勤杀的,必然是外人所杀。然而,外人杀害吴家四口,是如何悄无声息的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吴家四口带到后山废宅的呢?

三、姜寡妇据传与吴德勤有暧昧关系,但没有实证,姜寡妇之死与吴家四口之死有何关联?

初一下午,经过基层民警初步调查社会关系,区局发现唯一与吴德勤矛盾较深的,是城区一家工厂的食堂大厨李世亩,然而,案发时间是晚上7点到7点40,李世亩有不在场证据。

工厂为留守职工做年夜饭,李世亩做好后和大家一起吃饭。中间只有15分钟左右的时间,曾单独去厨房炒菜。但是15分钟时间,骑车也完全不够来回红卫村杀人。

何况,李世亩不管是亲自杀人,还是雇凶杀人,都不太可能做到让吴家人毫无反抗。不过,除了李世亩外,实在没人有足够的动机杀人了。案件似乎走入了死胡同。

直到大年初四,案件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蓉城晚报社会版记者罗辉在牛王庙附近报道一起车祸时,有一个人悄悄往他的大衣里塞了一封信。当时罗辉还以为是有扒手在偷他东西,立即大喊一声,正好有交警也在现场,大家一拥而上,把那个偷偷往罗记者大衣里放信的人摁在了地上。

抓捕此人后,罗记者一看其面容,当场惊呼,这不是红卫村重大命案重大嫌疑人吴德勤么!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