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浮生未歇别经年

浮生未歇别经年

作者:秋末离殇
浮生未歇别经年小说

分类:古代来源:微阅云状态:未完结

时间:2021-06-10 23:31

简介:这里有季云裳楚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该小说名叫《浮生未歇别经年》,作者:秋末离殇,讲述了季云裳和楚陌两个人之间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觉得自己在享受这个吻…是的,享受楚陌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林雨柔死前的样子,他的脸很难看,然后推开了季云裳。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清河不明白了,季云裳现在又在玩什么花招,于是他决定观察一会儿,再看看具体情况。

香儿来到林府的后门轻轻的扣了扣门,只见一个小厮来开门,香儿便与那小厮说:“你家小姐可在?我奉我家小姐之命来给你家小姐送信。”

“我家小姐一大早就去清心寺礼佛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那小厮看出来这是季云裳的贴身丫头,香儿,就有点不耐烦。林府的人都不喜欢季云裳,季府的人也都不喜欢林府的人。

香儿皱了皱眉头,说:“那我将这封信交付于你,你一定要亲自交到你们家小姐的手中。”

“好。”

香儿把信件交给了小厮,就走了。小厮收下信件,就准备关门。就在这个时候,清河纵身一跃来到了那小厮的面前。

那小厮被吓了一跳,清河看着那小厮,就说:“莫怕,刚刚那个人跟你说了些什么?”

那小厮本来想要叫人,却被清河拦住了,清河拿出几两银子塞进了小厮的手中,那小厮便老实下来,向清河交代:“她问我我们家小姐在不在,说是来替季小姐送信的,我说我们家小姐不在,一大早就去清心寺礼佛了。她就把信件给了我,叮嘱我一定要亲手交到我们家小姐的手中,就走了。”

清河皱了皱眉头,信?季云裳写信给林雨柔做什么?

“能否把写封信给我?”清河直言不讳,他觉得没有必要拐弯抹角,这对他来说是个重大的发现。

那小厮有些为难,虽说他不喜欢季云裳,但是季云裳毕竟是丞相的千金,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清河自然是知道那小厮是在为难什么,清河从怀里又拿出几两银子塞进了那小厮的手里,说:“这些银子跟你换那封信,行吗?”

那小厮也是个识趣的人,立马笑眯眯的把那封信交给了清河,清河拿到信之后,就说:“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切不可对其他人说。”

“是是是,小的知道,小的明白。”

清河听到他答应了以后,一个转身就离开了林府,他现在要去摄政王府复命了。

清河回到摄政王府,就去了书房,这个时辰楚陌一定在书房帮助皇帝批阅奏折。

“清河叩见王爷。”清河单膝跪地对着楚陌行了一个礼。

楚陌见清河回来,便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发现和线索了,于是说:“免礼。你急匆匆的回来,是不是有了什么线索?”

“回王爷,是的!清河今天早上跟踪季小姐的贴身丫头香儿来到林府,发现香儿是奉了季小姐的命来给林小姐送信的,于是清河就把写封信拦截了,并且带了回来。”说着,清河就把那封信件呈给楚陌。

楚陌接过信件,就看到信封上写着“林雨柔亲启”。楚陌抿了抿唇,这个季云裳又在玩什么鬼把戏?楚陌把信封打开,就开始细读信里的内容。不得不说,季云裳虽然是女儿家,但是她的字儿却是潇潇洒洒,放荡不羁,非常的豪迈大气,没有女儿家的娇柔做作。楚陌看着季云裳的字儿,对她的印象不由得好了几分。

楚陌看着信件上的内容,脸色越来越难看。上面写着:林小姐,我是季云裳。我写信给你是想求你一件事情。我自知你与楚陌真心相爱,两年前是我太过不懂事搅和了你们的婚事,在这里我跟你说声抱歉。现在,我想请你去跟楚陌好好说一说,让他去到皇上面前退了我与他的婚事。今后,季云裳再也不会打扰你们这一对璧人。季云裳在这里先谢过林小姐了。季云裳亲笔。

楚陌眯起了眼睛,然后把写封信撕碎了,说:“帮我继续盯着季云裳,这个女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有什么异常举动一定要记得等我带兵从前线回来时来跟我禀报!”

“属下遵命!”说完,清河就离开了。

楚陌站在窗前越想越生气,这个季云裳三番两次让他去退婚,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楚陌越来越看不懂季云裳了,他从西域回来之后,季云裳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再也不是那个顽劣,唯恐天下不乱的季云裳了!她变得知书达礼,温润内敛,与其他千金小姐无二……这样的季云裳着实是太不正常了!季云裳啊季云裳,你真的挑起了本王的兴趣!不是想要退婚吗?本王偏不如你的意!

香儿回到家之后,就看见季云裳伏在书桌上睡着了,香儿蹑手蹑脚的拿了一张小毯子披在了季云裳的身上。香儿看见季云裳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身体时不时的抽搐,就有点担心,香儿还想着要不要把季云裳叫醒,结果就听到季云裳在大叫:“不要!不要!楚陌,不要啊!”

季云裳醒了,她带着满脸泪痕从梦中惊醒,香儿见到季云裳这么的不正常,就连忙问:“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惊魂未定的季云裳看了看周围,她看到香儿那一脸担心的模样,就定了定神,拿出手帕擦了擦脸,说:“没什么,做了个噩梦罢了!香儿,我有些饿了,能不能给我做点东西吃?”

“好,香儿这就去给小姐做好吃的。”说着,香儿就转身走了出去。

季云裳的手颤颤巍巍的拿起桌案上茶杯,抿了一口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又做梦了,她梦见前世她和楚陌婚后的生活,那种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是那么的真切。她梦见,楚陌第一次要了她的那一天,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刻骨铭心。

他们第一次圆房来的毫无征兆,季云裳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出卖色相来换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嫁到摄政王府不久,香儿因为做了太多的粗活,不堪重负便累倒了。因为季云裳被禁足,她想去请大夫来给香儿看病都不行。王爷府里的人又是那么不待见她,季云裳银牙一咬就决定去求楚陌,让他请大夫来给香儿治病。

等到楚陌回来,季云裳就去了书房。楚陌见到季云裳有些诧异,这一阵子因为自己太忙,季云裳也很安静没有出什么乱子,让他差点忘记季云裳的存在。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